为了杀回中国韩国娱乐圈都付出了什么

当前位置: 新宝6平台测速 > 新闻动态 >

  儒教三国手拉手,相爱相杀到永久。随着国际关系回暖,日本与中国合办选秀、明星走穴,一时间好不热闹。仍被“限韩令”挡在中国之外的韩国也没闲着,动作愈发频繁。

  Lisa依靠泰籍韩国艺人身份曲线入华,录制起了《青春有你2》;SM公司掌门人李秀满则表示,将会在中国举办选秀节目,疑似隔空回应央视与吉本合办混血选秀的新闻;因谈恋爱被公司解约,转投鸟叔门下的泫雅,已然住在了微博热搜上,换个发型、打个耳洞都能冲上热搜榜。

  “孩子们多数会学门外语增强实力,从我们选人的角度来看,在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下,会比较偏向于中文流利的孩子。”在某韩娱巨头公司负责遴选练习生的慧敏对硬糖君说。

  大公司挑选练习生的取向,与韩星海外市场变化有关。过去,韩星多以日本作为第一目标市场,日语流利的爱豆不乏其人。近几年日本市场整体萎缩,反倒是中国市场虽有“限韩令”,但购买力一直稳定。

  慧敏告诉硬糖君,过去艺人学中文只是掌握几个简单词汇,在见面会上说你好、我爱你、再见这样的程度就够了。但最近一年,据她所知的数家娱乐公司都在“秘密训练”旗下艺人的中文水平,不再局限于简单词汇。

  无论“限韩令”存在与否,熟练掌握中文对于韩星而言,都是一条在中国固粉吸粉的有效途径。最先发现这一点的,当属李秀满。在其他公司还苦学日文的时候,李秀满第一个在韩国组合中加入中国成员,也就成为第一个在中国市场拥有姓名的韩娱公司。

  组合总有兴衰退场,但因早早打响了“品牌”,SM公司在中国一直拥有一批“家族饭”,即只要SM出品的新团都会追,避免了因组合人员调整及合约问题,导致粉丝群体及购买力的流失。

  前不久,SM公司旗下艺人林允儿还通过微博晒出了自己中文水平考试合格的证书。并有消息流出,称林允儿或赴华担任选秀节目导师。且不论消息真假,但一个能够用中文顺利与选手交流的韩国导师,总比还要靠翻译的导师更博路人好感。

  除SM以外,Starship也因有乐华娱乐这层关系,对中国市场颇为重视。宇宙少女来华签售,成员全程使用中文与粉丝交流。见面会视频流出后,“中文能力”又为宇宙少女吸了不少新粉。

  如今内娱迅速发展,更有不少爱豆组合及偶像诞生。对于韩星,早过了当年那个只靠舞台就能吸粉的时代。慧敏称韩娱公司认为,新宝6《注册登录》能够用中文与粉丝交流,将会大大提升组合的好感度,有助于吸粉和固粉。即使因“限韩令”的存在无法直接入华,“某某组合中文能力”这种标签,也能帮助组合在互联网上形成有效传播。

  “其实我也是因为在中国留学,学过多年中文,才进入公司的。”慧敏笑道。staff都要会中文,韩国人对中国市场还真是“一直准备着”。

  这几年另一个有趣现象,则是韩星对微博热搜榜单的“包年行为”。泫雅以及去世的雪莉,都是中国热搜榜单上的常客。2019年,泫雅登上过40次微博热搜,其中有9次排名第一。2020年1月8日,泫雅又以#泫雅锁骨钉#拉开了新一年的序幕。

  从事刷量工作的森仔告诉硬糖君,韩国艺人确实会有创建热搜词条或刷量的需求,但一般不会刷得太高,出现在热搜榜单足矣。而有时粉丝掐架做词条净化,会通过刷其他词条降低“黑料”权重,一些韩星相关热搜便得以持续上升。同时森仔表示,当年泫雅要签约中国某网红公司的新闻也并非空穴来风,但最终因种种原因,尤其是粉丝表示出的抵制情绪而作罢。

  “日本韩国的明星都有刷热搜的需求。”森仔说,“但是欧美几乎没有,至少我没有接到过。”对于有些韩星相关热搜能够冲上榜单前几名的现象,森仔分析像泫雅本身在国内还是具备粉丝基础及认知度的,她发新歌回归的消息有冲上第一的可能。

  热搜只是韩星保持在华曝光度的渠道之一。数支韩国组合在青岛开办签售会,则是“限韩令”不似过去严格的直接表现。韩国娱乐公司,也开始与内地营销公司频繁接触,希望能够提升组合的路人认知度。

  韩娱大公司本就与内地互联网巨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阿里是SM股东,腾讯则是YG的第三大股东,因此一般不会直接找营销公司做推广。森仔接到的单,更多来自一些中小体量公司。

  如今的水军安利是“隐蔽”多了,更像是普通网友在分享。森仔称,如贴吧、豆瓣、B站等平台,都是安利韩星,尤其是知名度不高的组合及爱豆的有效渠道。

  “现在会更像网友发帖的语气,比如南韩某新组合现场绝了,或者吐槽向的,说某个组合成员长得这么丑也可以,总之就是引发讨论,让大家知道有这么个组合。”森仔说,就连他自己有时也很难分清哪些是网友自发分享、哪些是背后有推手。

  另外森仔称他所了解的,有些韩娱公司会有人专门盯紧内地的各类社交平台,搜索内地网友喜欢什么,或者在内地较火的韩星相关讨论话题。而后迎合内地网友口味,对旗下爱豆形象及风格加以调整。

  “比如最近B站突然火起来的韩团ANS现场,就是因为里面有个号称南韩萧亚轩的成员。其实也没那么像,但大家出于好奇就会点进去。”森仔预测,未来这类南韩某某某的内容可能会变多。对于韩国小公司而言,算是个安利自家组合的好途径。

  这些卖力安利韩星的队伍中,不仅有营销推手,也有韩娱职粉及站姐的身影。他们的目的则是押宝某组合被推火,自己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人,享受组合走红后带来的红利。

  这几年,韩娱也算是成功打入了欧美市场。但论市场潜力及购买力,欧美还真没法代替中国。

  中国粉丝经受了二十多年的韩流洗礼,对于应援文化的了解及执行力不输韩国粉丝。但欧美粉丝则以“白嫖饭”居多,既不会疯狂购买专辑为偶像冲业绩,也很少漂洋过海去应援。

  韩星李知恩内地某粉丝站,因站长及其他成员大量购买专辑,为偶像博排面导致入不敷出甚至欠下几十万欠款的行为,虽然做法不可取,但也从侧面证明了中饭的狂热程度及购买能力。

  而与“喜怒无常”,动辄就要偶像、停止活动谢罪的韩国本土粉丝相比,中国粉丝的包容度更高也更长情。二代女团T-ara因霸凌事件一度被全韩抵制,只好辗转在中国活动。中国粉丝则对T-ara力挺到底,见面会上座率、专辑销量以及各类投票成绩,都是中饭爆肝支持的结果。

  可以说,韩娱圈在整个亚洲的基本盘中,除了本土粉丝以外,中国市场的购买潜力最为巨大,且忠实度比本土粉丝还高。

  但如今的韩娱市场,面临着一个尴尬现状。因“限韩令”的存在,中国路人对韩国组合的认识就定格在2016年左右,即EXO、Twice的时代。2016年后推出的新组合,只在韩娱粉丝群体中有存在感。

  2019年对于整个韩国娱乐业,也堪称“水逆”之年。当红偶像崔雪莉、具荷拉先后自杀;顶流团体BigBang成员李胜利被爆“男老鸨”,韩星郑俊英、李宗泫、龙俊亨等牵扯其中。

  2020年一开年,上古男神张东健与朱镇模短信遭泄露,两人私生活混乱;当红组合EXO成员金钟大宣布恋爱结婚,其准妻子未婚先孕。

  这些事件的主角,新宝6《注册登录》恰恰又是内地路人最熟悉的一批韩国明星。这一连串消息轰炸下来,势必降低路人对于整个韩流圈的好感度。如何弥补这些负面,是韩流再度入华后将面临的新问题。

  看似有所松动的“限韩令”,真正解除与否同样充满变数。一些过去承接韩国演出的公司表示,虽然韩团可以在中国特定地区开见面会,韩星同样也可以参与国内的一些商业活动,但距离韩星能在内地开演唱会,还有很大距离。

  演出公司对硬糖君表示,确实接触过韩娱公司提出想在国内举办小型歌友会。但相关部门始终没有松口,他们也无能为力。最多是打打擦边球,以见面会的形式唱几首歌回馈现场粉丝,没有服装造型也没有舞美灯光。

  不过,韩娱的努力咱们还是要钦佩一下的。韩星都要参加汉语水平考试了,各位内娱爱豆们,还不赶快提高下业务能力吗。

sitemap sitemap